去濟州島本想輕鬆一下,結果也沒有很輕鬆。哈哈

《無痛失戀》應該是十幾年前的電影,記得十幾年前我先生說他很喜歡這片。

上週末Netflix上了一套新的西班牙電影,片名叫做“Skin”(英文翻譯)

這個導演是暗黑版的Wes Anderson嗎!不知道怎麼說了,好久好久沒有看過這麽唯美又變態的電影了,各種暗喻和各種唯美⋯⋯不說了,自己找來看。


一部德國電影 "Toni Erdmann" ,講一個可愛的父親和一個無奈的女兒。其實全片沒有什麼亮點,唯一的亮點是這一幕。

歐洲電影總是陰晦。


我想起上次我在百老匯電影中心買了一個布袋上面印著:“That's why I love moviessss!! ” 


這是電影“Lalaland”,看完之後電影原聲不定時在腦袋裡loop了幾個星期。

這幾天畫到背痛,右邊肩膀後背連脖子一大片好像殘廢了一樣⋯⋯需要暫時停工幾天了。

新繪本Found in Melbourne 繪製進行中,今年下半年在墨爾本出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