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次逛到一家藝術書店的時候突然被一本書的封面吸引了,真是美得不行的一張照片!照片中Paul McCartney的眼神啊⋯
美好的六十年代,永遠的美少年。

2000的電影Billy Elliot 的場景,看的時候還以為是改編劇本,結果發現原來是原創劇本。男孩的表演實在可圈可點,樸實又美好。

袋鼠島的公路就像這樣,坐在車裡也可以看到長長的一條路延伸出去並在地平線消失。除了一條主要的公路以外其他都是石子小路,雖然這條公路路況很好,但是撞到袋鼠的機會非常大,因為速度一不小心就開很快,有一種個頭比較小的袋鼠(wallabies)特別不怕死愛跳出公路或者橫過馬路,特別是在傍晚到深夜,有的就愛站在路邊看,我要是司機估計得嚇暈了。所以很多旅遊手冊攻略上都強調最好晚上不要出來開車。我們有兩次差點撞到袋鼠,有一次為了避袋鼠鏟去旁邊路肩,嚇得我坐在副駕位表情都定格了,因為對面線正好來了一輛車,他們也嚇到停了下來害怕我們出意外。另外一次那隻袋鼠本來站在路邊,居然看到車來了才跳出來,像自殺式襲擊一樣,緊急避開就差幾寸就撞上了,我覺得它都跳到我面前了⋯⋯經過這兩次我連瞌睡都不敢打了。另一次遇到大蜥蜴過馬路還以為它爬很慢,馬上減速倒回去想仔細看看,結果回去它已經消失無蹤了。

袋鼠島上有一半的地方連網絡信號都沒有,天黑後我們只能在荒野裡的獨立民宿昏暗的燈光下玩飛行棋,觀察客廳落地窗外各種奇怪的動物來來去去⋯⋯我享受這種與世隔絕的時光。

關於袋鼠島有太多的東西想寫了,等有時間再一一分享。

速寫隨筆
幾本sketchbook裡這本是會每天都帶在身上的,其實嫌棄它有點重但又找不到硬皮的又比它輕的替代,只好每天還是背著。
在每天早上搭地鐵的40分鐘裡花10分鐘畫速寫,另外30分鐘地鐵人太多沒有辦法畫,三月買入,六月畫完,用完了三隻水筆。當年備考也沒那麼勤力。因為當年是為了應考,現在是真的想畫。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有趣的發現,有的人只畫了一張臉就下車了,有的人卻只有上半身,下半身是別人的⋯不用擔心畫得美和醜,因為不會有人來指著它說這根本不像我本人之類的,只需給自己設定練習目標,時而還能感受情緒和線條的關係就像一種修行。地鐵上大部分人都在看手機,除此之外日復一日我只遇到一個在地鐵上看書的男人。我也會帶書打發那不能畫畫的30分鐘,最近因手袋太重放棄了帶書,我不開心,但速寫本還是永遠擺在第一位。 去旅行時因為背包太重要做出選擇時我會放棄帶菲林相機和菲林,旅行畫薄和顏料還是擺在第一位。畫畫的時間永遠都不夠,人要工作要休息要吃飯睡覺要發呆每天十分鐘都珍貴,以前我在船上畫速寫,畫完一本之後厭倦了千篇一律睡覺的人,相比之下地鐵上的人生更百態,更有趣,有時候連續幾天都看到熟悉的臉,好想過去跟他打個招呼,喂!我這個星期每天都看到你啊!哈哈哈!
最想說的還是香港人的敏感,我希望他們都不要發現我在畫他們,如果他們發現了,他們就會手足無措好像會被我看穿一樣變得如此不自然。前幾天畫一個女人的時候被她發現我在看她的腳,她不知所措得要把腳縮起來,真是抱歉了!

南澳洲Adelaide有一個據說很古老的植物園Adelaide Botanic Garden,裡面如何大如何減壓我懶得描述了,重點是逛完出來去取車的時候看到門口有一棵巨樹,樹根像怪獸的爪一樣從地面伸向天空,為了證明它有多大我爬上去留了個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