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三年前的寫生,擺在桌上的ukulele沙發的一角⋯⋯一直覺得寫生可以平復情緒,把注意力放在要畫的事物上,拋開一切雜念,像是某種修行。現在要靜下心來畫一幅寫生可不容易。

评论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