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的我做了十六年鏟屎官,內心覺得心理建設也做好了,送走這隻老妖怪就自由了,出門旅行也不用擔心牠吃喝拉撒,每天回家不用給牠把屎把尿了,等牠死了我就自由了⋯⋯結果牠死了,我傷心得大哭一場,從牠還是小貓咪,到牠變成老妖怪,過了十六年了,結果面對死亡,人永遠沒有準備好的一天。 


貓死後我躺在床上睡不著,很多畫面一直浮現出來,我想馬上就爬起來畫下來⋯⋯貓活了十六年我居然甚少畫貓。


終於坐下來,打算先畫個草稿⋯⋯一邊畫一邊覺得要把走過的路再走一次的難過情緒湧上來,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,於是決定直接把草稿畫成正稿,就這樣沒有計畫的畫了下去⋯⋯按照腦海裡面的想法,好像我是打印機一樣,打印了出來。


做一本小書,用Risograph印黑色和淡淡的紅,就像貓腳板底肉墊的顏色。謝謝dotdotdot工作室印出了我想要的樣子,真的很幫忙。看到書的時候覺得好美啊!然後看一次故事把自己也感動了⋯⋯


貓死了,我選擇做一本書來紀念牠。


在海邊山間

Mountain by the sea

24pages

Risograph print

《Mountain by the sea》在上海的寄售書店:上海市黄浦区老重庆中路64弄36号 鯨字號

之前的zine《東海道拾景》和個人畫冊《Travel / Painting》也有少量出售,上海的朋友可以去這裡買喔⋯⋯⋯ 


延伸閱讀:

https://medium.com/@kori.song/小黑-60248dde86ac@

今年才看到去年畫的繪本,超大的一本!我一直覺得書名很港味。香港幼稚園小朋友就要學理財了,真是金融之都。

與香港金融管理局、香港教育專科學院合作的繪本。

終於把這個糾結了幾個月的小故事畫完了,剩下要排版印成zine。故事源自我想紀念的事情,留了一個懸念,到底箱子裏是什麼呢?

本是亂畫了一張草稿,看起來還行,於是就想要不要畫成沒有文字的故事,最後沒有草稿直接畫一張算一張直到完成,因為一直想不好要在哪裡結束所以又停畫了一個月,最近才決定要畫完結局。這也算是第一次漫畫的嘗試吧⋯⋯ /Mountain by the sea

《茉莉香片》

“她真不怕冷,赤裸著的手臂從斗篷里伸出來,擱在欄杆上。他雙手握住了它,傴下頭去,想把臉頰偎在她的手臂上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他在半空中停住了,眼淚紛紛地落下來。他伏在欄杆上,枕著手臂 — — 他自己的。” 

《茉莉香片》

如果你也喝過張愛玲沏的這一壺茉莉香片,就知道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是悲哀的城。實在是太苦了一點。


“山路轉了一個彎,豁然開朗,露出整個的天与海。路旁有一片懸空的平坦的山崖,圍著一圈半圓形的鐵欄杆。傳慶在前面走著,一回頭,不見丹朱在后面,再一看,她卻倚在欄杆上。崖腳下的松濤,奔騰澎湃,更有一种耐冷的樹,葉子一面儿綠一面儿白,大風吹著,滿山的葉子掀騰翻覆,只看見點點銀光四濺。云開處,冬天的微黃的月亮出來了,白蒼蒼的天与海在丹朱身后張開了云母石屏風。她披著翡翠綠天鵝絨的斗篷,上面連著風兜,風兜的里子是白色天鵝絨。在嚴冬她也喜歡穿白的,因為白色和她黝暗的皮膚是鮮明的對照。傳慶從來沒看見過她這么盛裝過。風兜半褪在她腦后,露出高高堆在頂上的鬈發。背著光,她的臉看不分明,只覺得她的一雙眼,灼灼地注視著他。”

文學拾荒 《沉香屑》

第一爐香 下


“他把一隻手臂橫擱在輪盤上,人就伏在輪盤上,一動也不動。薇龍見了心裡一牽一牽地痛著,淚珠順著臉直淌下來,連忙向前繼續走去,喬琪這一次就不再跟上來了。薇龍走到轉彎的地方,回頭望一望,他的車依舊在那兒。天完全黑了,整個的世界像一張灰色的聖誕卡片,一切都是影影綽綽的,真正存在的只有一朵一朵頂大的象牙紅,簡單的、原始的、碗口大、桶口大。”


《沉香屑》

第一爐香 下

喜歡張愛玲筆下的香港,讀著四十年代的香港,無奈的,不屬於自己的城市。有很多畫面湧出來。

“定了船票回來,天快晚了,風沙啦沙啦吹著矮竹子,很有些寒意。竹子外面的海外面的天,都已經灰的灰,黃的黃,只有那丈來高的象牙紅樹,在暮色蒼茫中,一路上高高下下開著碗口大的紅花。

薇龍正走著,背後開來一輛汽車,開到她跟前就停下了。”


Sketch card 


設計了兩款新的Sketch card,靈感源自我喜歡在sketchbook的封面寫上喜歡的句子鼓勵自己,旅行時每次拿出來用時可以看到那句話。


這張奇怪的卡就是這樣畫在裡面,字在外面,打開這張卡片就像打開我的sketchbook一樣;它是真的很奇怪,封面只有一句話,背面可以寫上贈言,送給一個你看到這句話就會想起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