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12月去北海道旅行,見到動物園的北極熊,本以為住在冰天雪地的北極熊會開心點,哪知他們依然好不開心,不停轉圜⋯⋯回到香港後畫了幅畫“與北極熊的合影”。
為了想自己用自己的iPhone case 於是找人幫我做,最終用上自家case,滿足啦!

有朋友從尼泊爾歸來竟然送這個給我,簡直是史上最美好手信!2012年我去西藏時第一次見到我想買一個,想想我只背了一個小背包,又重,算了。回來後不知道為什麼很後悔為什麼當時不買,兩年後有個當時的同事去西藏旅行,我托他帶一個給我,之後想想覺得他也是一個背包,怎好意思叫人帶陀鐵回來,所以又告訴他還是不要帶了。
最終,我還是有了一個Singning bowl. 我覺得這是一種緣份。謝謝!🙏

那個被天鵝擁抱的人⋯⋯

放假有時間就把它手繪出來。


每次見到動物園的猛獸都覺得它們很焦慮,這是我的錯覺嗎?
獅子把雪地走出一條小道,北極熊就不停的在園區裡轉圈。野生的北極熊就面臨餓死的命運,動物園的北極熊又會不會因為沒自由而患抑鬱症?換成你,你要餓死還是自由?

住在墨爾本的Xavier很喜歡他的新書,他說為什麼不給書中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搭一座橋,然後他們就可以互相去對方家中探望對方了。

這本書因為一些原因,搞了好久終於出版了。希望大家喜歡。

被我掛在牆上的彩色之城。